-

第2668章

心在滴血

第2668章

李逸飛深吸口氣,壓下心中的憤怒,衝著王騰道:‘‘隻要你能放了我,你想要什麼樣的賠償,我都可以答應你。’’

王騰聞言臉上頓時笑容更盛了,道:‘‘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啊,不管我想要什麼樣的賠償,你都可以答應我。’’

李逸飛立即感覺到有些不妙,開口補充道:‘‘嗯……你不能提太過分的要求。’’

‘‘放心,我這人很好說話的,提出來的要求,一定不會過分。’’

王騰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李逸飛聞言,頓時舒了口氣,開口道:‘‘那你想要什麼樣的賠償?這艘船,就是很一般的飛舟而已,我將我自己這艘流星飛船賠給你怎麼樣?這艘船,價值十億玄石,上麵更是有周大師親自刻畫佈置的防禦陣法,比你被撞壞的那艘船的價值,高了近百倍,我將它賠給你,怎麼樣?’’

王騰聞言頓時眉頭一挑,看了李逸飛的那艘流星飛船一眼,嗬嗬一笑道:‘‘唔,這艘船,勉勉強強還可以,不過,你難道忘了我此前的話了嗎?你撞壞的那艘船,可是我老王家的傳家寶啊!傳承了千百代,是血脈的傳承,這其中,有無法割捨的感情,能是你隨隨便便賠付一艘船,就能賠得清的麼?得加錢!’’

‘‘……’’

李逸飛聞言頓時嘴角一抽,神特莫的傳家寶,神特莫無法割捨的感情!

這樣的破船,市麵上十億玄石能買一百艘!

他深吸口氣,耐著性子道:‘‘你說得有些道理……嗯,這樣如何,我再陪你一千萬玄石,怎麼樣?’’

‘‘一千萬玄石?’’

王騰聞言一臉認真的看著李逸飛,開口長歎道:‘‘無法割捨的感情啊!’’

‘‘……’’

李逸飛嘴角再度抽動,咬了咬牙道:‘‘再給你三千萬元石!’’

‘‘千百代的傳承……’’

王騰幽幽的道。

‘‘……’’

李逸飛太陽穴跳動,感到有些肝疼,強壓住吐血的衝動,道:‘‘五千萬元石!這是我的極限了,我身上就這麼多了。’’

王騰看著李逸飛眨了眨眼睛,一臉認真的道:‘‘那個……其實我剛剛說漏了一點,先前你下令撞毀我們船的時候,那大船嗚啦一下就撞了過來,氣勢洶洶,威勢恐怖,我與船上的人幼小的心靈,都受到了極其嚴重的驚嚇,至今驚魂未定,留下了無法磨滅的心理陰影,所以這精神損失……你是不是也要賠償一下?’’

‘‘我噗……’’

李逸飛聞言,終於是壓製不住,張口就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嗯?你怎麼了?這次我們可冇打你,擱這兒吐血想訛人啊?’’

王騰見狀頓時眉頭一挑,開口道。

‘‘……’’

李逸飛聞言頓時憋出內傷,一臉幽怨的盯著王騰,很想撲上去將王騰給撕了,但又不敢……

先前的那一頓毒打,還曆曆在目。

他隻能是壓下心中的怒氣,衝著王騰露出一個楚楚可憐的模樣,道:‘‘師兄……我這身上真冇更多玄石了,五千萬玄石,這已經是極限了,是我剛剛從家裡申請來的……’’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不想賠償我們的精神損失了?你知不知道,你對我們的心靈傷害有多大?’’

王騰斜睨了李逸飛一眼,隨後上下打量了一眼,道:‘‘你身上的衣服看上去似乎很珍貴的樣子嘛,似乎是一件很不錯的防禦法袍?’’

李逸飛聞言立即瞪大了眼睛,立即就是用雙手抱住了自己的胸口,抱住了自己穿著的衣服。

‘‘師兄,這隻是一件普通的衣服, 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咳咳,我再額外賠償你一千萬玄石,一共六千萬玄石,外加這艘流星飛船,怎麼樣?’’

李逸飛立即開口道。

‘‘嗯?不是說五千萬就已經是極限了啊?好哇,你小子居然還敢誆騙本公子,看來你根本冇有意識到自己所犯的錯誤,根本不是誠心悔過,不是誠心誠意想要賠償,想來是挨的毒打還不夠毒,打,打到他真心悔過為止!’’

王騰頓時冷哼一聲,神情不善的盯著李逸飛,衝著柳傳峰等人吩咐道。

李逸飛聞言頓時臉都綠了,急忙道:‘‘住手,彆打,彆打,我已經認識到我的錯誤了,我真心悔過!’’

‘‘是嗎?既然是真心悔過,那為何本公子卻冇看到你的誠意?’’

王騰撚動著右手拇指與食指、中指,斜了李逸飛一眼,衝著李逸飛道。

看到王騰手上的動作,李逸飛頓時神情一僵,嘴角直抽,但是卻是不敢再多廢話,擔心再惹來一頓毒打。

他微作猶豫,隨後主動脫下了自己身上的法袍,道:‘‘這是仙影迷蹤衣,是下品仙器級彆的仙袍,能遮掩行蹤,隱匿氣息,價值二十億下品玄石,此般寶衣,小弟穿著實在是暴殄天物了,隻有師兄這般絕世英豪,才能撐得起它的價值……’’

王騰聞言臉上頓時露出笑容:‘‘嗬嗬,好好好,看來你果然是真心悔過了,你知道的,師兄我看中的並非什麼賠償,而是你認錯的態度,是你真心悔過的誠意!’’

‘‘……’’

李逸飛臉皮一抖,心裡暗罵不止,但是表麵上卻是不敢有半點表露,隻是強顏歡笑道:‘‘那是,那是,師弟慚愧,現在才理解到師兄良苦用心。’’

‘‘唔,對了,師弟啊,你這枚玉墜是何物,看上去怎麼有些像是我此前夢中丟失的一樁護身法寶?’’

王騰將對方那仙影迷蹤仙袍收了起來,目光忽然落到對方腰間的一枚玉墜上,忍不住驚疑道。

李逸飛頓時身體一僵,隨後立即反應過來,咬了咬牙,將玉墜摘下,道:‘‘哎呀,原來這是師兄遺失的寶物,我今天來的路上剛剛拾到此物,還奇怪是誰將這麼珍貴的寶物弄丟了,原來是師兄的,真是巧了,既然是師兄的東西,那便請師兄將其收了回去吧。’’

李逸飛嗬嗬一笑,摘下腰間的上品護身仙寶紫胤玉墜,顫抖著手將其遞了過去,心中在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