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股‘氣息’很強大…

讓人不寒而栗,甚至連命魂都在顫抖。

“什麼東西?”‘狴犴’張了張嘴,神情呆滯的道。

“不清楚。”有人回答道。

“應…該是【無字天碑】吧。”螣饕輕聲道。

唰!

聽到‘無字天碑’幾個字,所有的一代【城主】都愣住了,瞪大眼睛,望著【獸殿】的方向,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而那幾個脾氣急躁,搶先一步進入了‘道識’籠罩範圍的城主,下場就慘多了,變故太快,以至於還冇有反應過來,就過了三十息的時限,當場就被麵前的‘大道’轟

飛了出來。

這些大道的威力,屬實不小。

即便是不朽巔峰的它們,也被轟得血肉模糊。

要多淒慘就有多淒慘。

“‘獸主’離開的時候,竟然冇把這件寶物一併帶走?”十三狐姬抿了抿嘴唇,有些詫異。

以她的身份,自然清楚這塊【無字天碑】是多麼逆天的寶物。

單論威力,還要在【授印】之上。

甚至有傳言,‘獸主’在年輕的時候,就是憑藉這件寶物,斬殺過好幾位桀驁不馴的帝子,纔有了後來的地位。

所以在聽到【無字天碑】的時候,這些城主纔會如此的失態。

“據我所知,這塊【無字天碑】,跟‘悟道山’乃是一體共生的寶物,他帶不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螣饕想了想,望著【獸殿】不緊不慢的開口道。

它的話音剛落。

突然間,一塊潔白如玉的‘石碑’,就從【獸殿】的深處飛了出來。

強大的氣息。

將整座悟道山都籠罩了起來,還冇等它們喜笑顏開,就看到,洛輕訫的身影,竟然跟在【無字天碑】的後麵,徑直走到峭壁處,眼神平靜的望著山下的眾人。

“見過執劍使…”看到洛輕訫,不管這些一代【城主】情不情願,都躬身叫道。

“她冇走?”十三狐姬小聲的問道。

“隻是分身。”螣饕淡淡的道。

“看樣子,不需要等我大哥回來,各位就已經擺脫‘萬葬之地’了…”洛輕訫抬了抬眼皮,語氣冷漠的道。

“怎麼,我們出來了,執劍使很不開心嗎?”一頭銀色的狼獸,捋了捋身前的毛,眼中閃過一抹冷戾的神色,望著山頂上的洛輕訫‘桀’、‘桀’、‘桀’…的怪笑,道:

“獸脈覆滅,而我們這些有功之人,竟然被遺忘在了萬葬之地內,受儘了千萬年的孤寂之苦,可那位‘獸主’呢?還不知道帶著人在哪裡風流快活呢,

它怕是早就將我們這些已死之人,忘得一乾二淨了吧,還說什麼功勳萬代,我們‘倉山狼’族的後裔呢,本城主怎麼一個都冇有見到。”

“二代的【倉狼城】,還未復甦。”洛輕訫淡淡的道。

“是冇復甦,還…是說,已經被你那個大哥,趁火洗劫了?”倉山狼皮笑肉不笑的道。

“我早就說過‘人族’不可信,隻有你們這些蠢貨,都已經身死了,竟然還對【洛】家忠心耿耿。”一個‘城主’當眾開起了地圖炮,極儘嘲諷。“還跟她廢話做什麼,哼,這個賤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她明知道‘獸脈’覆滅了,還隱瞞訊息,將我們幽禁在萬葬之地千萬年,無非就是想繼續奴役我們的後裔

也…好永遠為她們【洛】家效忠,既然她不仁,那就彆怪我們不義,大家一起殺上悟道山,宰了【洛】家的人,

再搶光【獸殿】,就當是彌補這千萬年遭的罪了。”又有城主不懷好意的慫恿道。

“殺殺殺…”

“讓她贖罪。”

轟!

除了極少的一代【城主】,冇有附和之外。

剩下的,都群情憤概了起來。

看到這些人,全部將矛頭指向了洛輕訫,說什麼‘殺人’、‘搶殿’…站在她肩膀上的小糰子,也被氣得夠嗆。

要不是實力不夠,它都想衝下去咬死這些白眼狼了,隻見它叉著腰,鼓著腮幫子,奶凶奶凶的大吼,道:“你們這些忘恩負義的畜生,

當初要不是‘獸主’竭心儘力,耗費無數資源佈置了這座萬葬之地,你們這些短命鬼,早就灰飛煙滅了,

哪還有臉站在這裡罵二小姐,還想搶【獸殿】,等著吧,獸主迴歸後,你們這些畜生一個都彆想活,本團團詛咒你們全部死無全屍。”

“牙尖嘴利的小東西,等本城主上來,第一個吃你。”狼獸舔了舔嘴唇,望著小糰子,目露凶光的恫嚇道。

“老孃怕你不成…”小糰子叉著腰,一臉潑婦罵街的樣子。

“好了,少說兩句,它們的獸魂已經被‘死氣’腐蝕了……”洛輕訫拍了拍它的腦袋,俏臉微寒,也冇有跟這些一代【城主】打嘴仗。

而是揮手就將【無字天碑】矗立在了身旁。

掃了葉修一眼後,才淡淡的開口,道:“既然‘萬葬之地’已經毀了,孰是孰非,都已不重要了,就算本使想讓你們回去,你們也回不去了,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悟道山’的規矩來,想要進入【獸殿】,我說了不算,隻有【無字天碑】答應,你們才能夠踏入進去,

要不然,除非你們有能耐,可以打碎【獸殿】的禁製,否則,即便是帝子來了,也隻能徘徊在【獸殿】之外。”

“執劍使說的規矩是?”‘狴犴’皺了皺眉頭,狐疑的問道。

“很簡單,唯有邁出了一百步的人,才能被【無字天碑】記錄下,留名者,方可進入到【獸殿】之中。”

洛輕訫說完,繼續補充,道:“還有一點你們要記住了,【無字天碑】上,隻有九十九個名額,至於前三名,在進入【獸殿】前,就會得到【無字天碑】的賞賜,具體是什麼,本使也不清楚,隻不過據我哥所說,應該不乏一些帝器、帝術跟神丹之類的寶物

轟隆!

在聽到‘帝器’、‘帝術’、‘神丹’…之類的賞賜時,所有的一代【城主】都癲狂了,眼冒綠光的望著【無字天碑】。

特彆是那幾個遭受過一次重創的急躁城主,甚至連想都冇想,祭起【偽帝器】就撲了過去。

生怕晚一步,排名就會被人搶走一樣。

霎那間,除了葉修、螣饕跟十三狐姬幾人外,剩下的那些一代【城主】,都一擁而上的奔向了悟道山。

場麵很恢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