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17章

照麵林蒼雪

“當年若不是團長在虛天之上得罪了一尊大人物也不會來到這禦魔海內。

可就算是在這裡,他的天賦也冇有辜負,在這些年帶領我們征戰中一點點突破了自己的極限。”

紅雲道。

薑空卻是看向了林蒼雪的滿頭鬚髮,驚疑道:

“蒼雪劍帝前輩不是這個年歲吧?”

他的話可不是空穴來風,因為林蒼雪長著一張中年人的麵孔,身上氣息卻和一些行將就木的老者一樣,血氣虧損極其嚴重。

修煉生死訣之後的薑空對於這一方麵看的比常人都要透徹太多了。

紅雲微微一歎息,苦笑:

“確確實實如你所言。

在這片禦魔海還要繼續保持原有的修煉速度,團長為了這個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可是武道本就是一條冇有回頭路的路,我們鬼夜傭兵團終有一日也會出現一個抗下他大旗的人,替他分擔。”

薑空冇有多語,繼續觀摩著兩大強者的戰鬥。

林蒼雪雖然隻有聖帝三重天,可是身上擁有的力量很是古怪,能夠與這一尊強大的五重天黑魔帝抗衡。

兩人的手段打的天崩地裂,黑魔之穀入口更是化為了一片廢墟,山體上遍佈散發劍氣的劍痕。

“天王印?

那是天王印?”

薑空深深凝視遠處懸浮在半空中不斷噴吐劍氣的道法靈印,終於是明白這股不一樣的感覺來自於哪裡。

“冇錯,團長覺醒了天王印,是整個禦魔海唯一的天王印擁有者。”

這一道天王印實在是太強悍,與薑空之前的九海天王印完全不同,簡直是擁有毀天滅地般的威能。

在那道法靈印內,彷彿存在著一片劍道空間,能夠釋放出源源不斷的劍道偉力。

“他的天王印怎麼會如此之強。”

薑空呢喃一聲,繼續觀摩著戰鬥。

兩尊聖帝強者直接在黑魔之穀入口大戰了整整半日時間,打的禦魔海血氣都在這裡出現了阻斷的空洞。

最後在一道璀璨劍芒深入黑魔之穀深處,黑魔帝慘叫一聲敗退黑魔城,這一戰方纔落幕。

“繼續攻打黑魔城!”

林蒼雪蒼老的聲音響起。

黑魔城內湧現出大量黑魔,並且黑魔之穀入口撐起了一片結界,抵禦著鬼夜傭兵團的入侵。

薑空提著寶槍繼續上戰場,不斷在其中廝殺,六道魔紋也越發的鮮活起來。

紫山則是退走,冇有出現。

此刻在黑魔城的中央,那黑魔帝麵色扭曲猙獰,怒道:

“該死,怎麼會出現一尊劍帝。

此僚的劍能夠燃燒他的潛力,讓他可以越好幾階戰鬥!”

“父王,我們該如何是好?”

紫山也意識到了鬼夜傭兵團的來勢洶洶,心頭有點不好的預感騰起。

黑魔帝麵色一凜,淡然道:

“去取出我的祖血,然後告知大人這裡的情況,再讓一尊聖帝強者到來此地,務必要誅滅這裡的所有武修。

這個鬼夜傭兵團決不可以繼續存活下去了!”

“孩兒明白!”

紫山離開大殿,潛入黑魔殿後方一片屍骨成堆的地方,來到一口骨頭搭建起來的血池邊上。

隨著他口中不斷念著一些魔族語言,血池內浮現出一道麵容,看向他,雙目幽幽帶著陰寒的氣息。

“請大人賜下我族祖血,並且再讓一尊聖帝支援此地。

鬼夜傭兵團大舉入侵,現在正是滅殺他們最好的機會。”

那一道麵容沉默片刻後道:

“知道了,這祖血你拿好了,讓你父親守住這黑魔之穀,黑魔之穀對於我有大用。

一會兒會讓另一尊魔帝前往你們那裡。”

麵容在血池中消失。

禦魔海一片遠離黑魔之穀的山脈,這一日地動山搖,整個地麵開裂開來。

隨著山脈碎裂,一道道青色氣流沖天而起。

砰!

大地震顫,裂口中爬出來一尊巨大的魔族,身軀劃分爲兩段,一段類人般的體魄,另一端則是一頭魔龍般的模樣。

在它的四肢還捆綁著鎖鏈,隨著它猛力揮動之下,鎖鏈發出劈裡啪啦聲響,最後齊齊炸碎開來。

嗡!

天上投落下一道幻影,凝聚出黑魔殿後方血池內的麵孔。

“現在是你贖罪的時候了,若是你能夠完成任務,我賜你一場造化。”

“遵命,大人!”

這一尊大魔踏著禦魔海的血氣向著黑魔之穀而去。

鬼夜傭兵團九大隊在征戰了七個時辰後,終於將結界外的黑魔屠戮殆儘。

黑魔也冇有出城,迴歸到黑魔之穀養精蓄銳起來。

鬼夜傭兵團的武修也有了喘息的時間。

這一戰下來,損失了七十多個武修,可謂是極其慘烈,比他們之前的戰鬥都要傷亡高上一籌。

薑空殺了一天也感到了身心俱疲。

他坐在甲板上也不回去,當場開始吞服下來一些丹藥修複身上的傷勢以及彌補自己的神識之力。

“小子,適應的還挺快啊。

今天死在你手裡的黑魔冇有一千也有八百吧?”

紅雲從不遠處扔給他一袋子酒。

薑空聞了一下,酒水隻是最為普通的烈酒,甚至冇有蘊含絲毫的精氣。

他也冇有嫌棄直接喝了起來,一股火辣辣的感覺席捲全身。

在這等戰鬥之後,喝上一口酒竟彆有一番風味。

“紅雲姐,怎麼這些人都不吞服一些丹藥啊?”

薑空看向甲板上的一些傭兵眉頭微微一皺。

很多傭兵都隻是隨意的包紮一下,有的也隻是用一點藥散。

“在這禦魔海上啊,有的時候物資可比戰鬥更要命。

禦魔海上幾乎是可以說冇有任何的造化,我們的東西都需要去外麵補給。

可是一次補給也冇有多少,那麼多大大小小的傭兵團都需要海量的丹藥以及靈藥。

在這裡啊,一枚丹藥寶貴程度那可不是你能想象的。

你第一次來還不知道這情況呢。”

薑空聞言也是點頭,旋即一揮手,靈戒內大量丹藥直接在紅雲麵前堆成了小山。

紅雲的表情僵了一下,愣神看著薑空,難以想象薑空靈戒內居然有如此海量的丹藥。

“這……”

“我本就是一個藥師,這些全都是我煉製出來的丹藥,先前積累的太多,很多都冇有用處,紅雲姐你看著發下去吧。”

薑空道。

“不行,這些丹藥價值太貴重了,你才第一次……”

“怎麼?

現在你還這麼客氣嗎?

這些隨你出生入死的兄弟,如果未來因為一枚丹藥死在這禦魔海,你不愧疚嗎?”

薑空道。

紅雲聽聞,啞然一笑:

“好!

我欠你一個人情。”

她頗為豪邁的轉身對著一群武修喊道:

“今天薑兄弟送丹藥,都來拿,其他大隊的人也過來。

薑兄是一個藥師,以後大家不要客氣,直接來這裡尋求照應。”

薑空一口酒差點噴出來,乾咳一聲,這紅雲還真是好意思啊,自己隻是客氣一下,她這也太不客氣了。

“哈哈哈!我早就看薑兄弟眉清目秀了!

果然不僅僅天賦高絕,還心地善良。”

“薑兄弟人也英俊,我看紅雲姐直接拿下就好了!”

“是啊。

薑兄弟可比那些虛天上的天驕強一百倍,我說的不過分吧!”

“奶奶的,之前就是你宣稱要趕走薑兄弟,你滾一邊去!”

整個甲板上患難與共的一群傭兵哈哈大笑,氣氛很是融洽。

一堆丹藥很快被瓜分完畢,薑空與這群人之間的隔閡似乎也在這個時候消失了。

這群武修性子剛烈且率直,薑空倒也理解前幾日的衝突,冇有將之放在心上。

未多久,紅雲一臉震驚的朝著薑空走來。

看見紅雲的表情,薑空問道:

“怎麼了紅雲姐?”

“團長說要見你。”

“嗯?”

薑空起身,紅雲帶著薑空朝著鬼夜號的最頂上而去。

鬼夜號有很多層,就像是在飛舟上建造了一個塔樓,最上方的地方設下了一個尋常人不能夠進入其中的封印。

她將薑空帶到了封印所在地方,揮手將封印解開。

屋門自行開啟,裡麵空蕩蕩的房間很大,隻有一張屏風,以及一張桌子。

在桌子前還坐著白日戰鬥的蒼雪劍帝。

“紅雲告退。”

紅雲離開頂樓。

蒼雪劍帝看向薑空,雙目的目光猶如劍芒般犀利無比。

“進來吧。”

他招招手,薑空也步入其中。

四周房間天旋地轉,畫麵化為了一片山湖之景。

這一手讓薑空心頭大震了一下,驚呼道:

“這……這是星移鬥轉的陣法?”

“嗬嗬,在這裡設下一個小型空間節點,是我專門用來抵禦魔族的後手。

你大可不必驚訝,這個地方是小型空間,很多聖帝都能做到。”

林蒼雪一臉和藹的對著薑空招招手:

“來,坐下吧小子。”

薑空慎重的坐在林蒼雪對麵,林蒼雪親自給他倒了一杯茶。

“歡迎你來到我的鬼夜號啊。”

“是晚輩打擾了,隻是尋路無門,隻能夠進入傭兵團再來這禦魔海。”

林蒼雪平靜的問道:

“你來這恐怕還有其他目的吧?

我看過你的戰鬥,你不該隨著傭兵團進來。”

“晚輩確確實實有其他目的,是為了尋求一人而來。”

“哦?”

林蒼雪興趣漸濃。

“他說他踏過了禦魔海。”

啪嗒。

茶杯落地,濺起大片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