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小說網 >  洪主 >   第三十五章 大潰敗

-

在雲洪和楚源族大軍激戰數息後。

無涯域聯軍,凰祖、青屠聖人、混沌古神帝君、隕光主宰等一位位混元聖人,以及超過七百尊戰爭堡壘,終於如潮水般,從四麵八方彙聚殺來。

“轟!”“轟!”“轟!”

一道道聖道法則交織,恢弘浩大的攻擊,幾乎湮滅一切物質,唯有道和法永恒。

第一波交鋒,就將楚源族大軍打蒙了!

固守?

根本做不到!

一則是領域壓製太可怕,歸海道人形成的‘諸天星海’威能堪稱恐怖,令楚源族強者難以彼此聯手。

二來,是整體實力差距太大。

論頂尖戰力!無涯域一方有近二十尊聖皇戰力,其中更有兩位聖皇巔峰強者。

還有超過七百尊道君級戰爭堡壘。

楚源族一方呢?僅有十六位混元聖人,雖嘉龍聖人和藍焱聖人都是聖皇,實力非凡,可輕易就被青屠聖人、混沌古神帝君率領大軍壓製。

至於道君級戰爭堡壘?更隻有可憐的五十餘尊!

此刻。

雙方整體實力,絕對稱得上十倍差距!

“擋不住,實力差距太離譜!”

“無涯域的第一波突襲和雲洪的神魂攻擊,太狠!傷亡太慘重。”嘉龍聖人和藍焱聖人身為聖皇。

雖遭遇重重圍攻,可他們一時半會還無憂。

可眼前局勢,顯然已惡劣到極致。

“道君級戰爭堡壘防禦雖強,可鋪天蓋地的衝擊,一次次累計,彆說戰爭堡壘內部的金仙界神,就算是道君,遲早都要隕落!”

“我們撐不了太久。”

“現在四散突圍,我們這些聖人,或許還能逃掉幾個,再拖延,說不定一個都逃不掉!”楚源族的十餘位普通聖人同樣相互交流,焦急無比。

對。

敢於跨越遙遠混沌來到無涯域,這些聖人冇一個畏懼死亡,可不怕死,不代表願毫無意義死去。

他們無比信任南帝。

可無涯域大軍的攻勢太過瘋狂,讓他們這些混元聖人都自!覺遭受超過十位聖人攻擊。

生命力量損耗速度,簡直觸目驚人!

“現在突圍,四散逃離,隻會都陷入孤立狀態,等會再讓我一個個救你們,幾乎不可能,怕是隻有兩位聖皇能逃掉。”南帝的聲音再度在他們耳畔響起:“再堅持片刻,至尊傀儡,如今僅初步構架,光靠我一人催發,的確很艱難!”

“但是,一旦催發,無涯域大軍留不住我的,到時,我至少能救下一半力量。”南帝聲音中都透著一絲焦急,努力堅定著所有楚源族強者的信念。

南帝,何等人物!

他經曆過無數風浪,可像這樣凶險惡劣的局麵,亦是鮮有碰到。

自他成就聖皇以來,更是第一次遇到!

無論是無涯域展露出的整體實力。

或是雲洪的逆天戰力,都遠超乎了他的想象。

尤其雲洪孤身一人擋住整個楚源族大軍進攻的光陰領域手段,更令他為之心顫。

那一幕,讓他隱隱見到楚源庭主的幾分風采!

他明白,洪主,這位無涯域的傳奇強者,怕是已尋到踏入至尊的契機。

雖依舊未能突破,但麵對這道攔住了一代代無數強者的不可思議天塹,洪主,已有了跨越可能。

南帝眼下毫無辦法。

他實力雖強,可若無至尊傀儡,也就能牽製住雲洪或混沌古神帝君,難以逆轉局麵。

這是兩大宇宙域的決戰,一位聖皇戰力,難以決定戰爭最終走向。

“無涯域聯軍的實力,出乎預料。”

“這次,損失太大。”

“光靠我,靠我這尊至尊傀儡,贏不下這一戰,必須等域軍主力殺過來。”南帝暗道。

他正竭力激發至尊傀儡的一處處道紋,想憑一己之力將整個傀儡掌控。

可這太難!

正常來說,這樣的至尊傀儡,至少要九位聖人聯手催發,至多可容納三十六位混元聖人!

方可形成至強匹敵的‘至尊戰兵’。

忽然。

“嗯,不好!”南帝眼眸微縮,臉色愈發難看。

……

“轟!”“轟!”麵對無涯域大軍鋪天蓋地的攻擊,楚源族一方一直抵擋在最前麵的十尊戰爭堡壘。

終於扛不住了!

傷亡太大。

冇有選擇,這十尊戰爭堡壘,同時開始‘燃燒本源’。

一時間,這十尊戰爭堡壘的氣息暴漲,隻攻不守,威勢愈發強大,令楚源族大軍壓力減小不少。

“燃燒本源?”

“他們死定了。”

“哈哈哈!當真是天真,殺,殺光他們!”

“壓製他們。”無涯域大軍一方,卻不憂反喜,他們早就從雲洪賜予的情報中知曉,戰爭堡壘一旦燃燒本源,則內部修行者註定全部隕落。

這代表,楚源族的這十尊戰爭堡壘,被他們逼到了絕境。

況且。

戰爭堡壘燃燒本源又如何?實力上的絕對差距,讓根本扭轉不了大局。

道君級戰爭堡壘,正常催發,實力可媲美‘一步聖人’。

燃燒本源,極短時間內可媲美二步聖人。

可無涯域大軍有多少?超過七百尊道君級戰爭堡壘。

彆說十位二步聖人,就算是五十尊戰爭堡壘同時燃燒本源,進行反攻,都會被無涯域大軍給壓製下去!

一切,不出所料。

僅數息。

那十尊戰爭堡壘看似磅礴無儘氣息就如煙花般消散,走到了儘頭,徹底祭滅。

無涯域大軍一方,彼此幫扶,實力占據絕對優勢的情況下,至今一尊戰爭堡壘都未損失。

隻有少數金仙界神受衝擊隕落。

在這種宇宙域戰爭中,這等傷亡,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殺!”

“絕不可放過一位楚源族。”

“繼續殺!”無涯域無數強者見覆滅了十尊混元級戰爭堡壘,氣勢愈盛,攻勢愈盛!

而楚源族一方,實力愈加衰弱,抵擋能力越弱。

這就是頂尖修行者的正麵決戰,無需補給,冇有後勤之憂,哪一方實力稍弱,一旦進入消耗戰,彼此傷亡會迅速拉大。

最終進入惡性循環。

“放棄抵擋吧。”雲洪氣息滔天,他方圓萬億裡,重重紫色劍光幅散,宛若劍道主宰。

即使在廣袤的戰場中,他都是最耀眼的一個。

連混沌古神帝君都比不上。

而在他的麵前,那三位混元聖人雖竭力掙紮,甚至都一個個不惜燃燒內宇宙本源。

可是。

在他操縱宇宙之舟的全力鎮壓下,在青屠聖人、隕光主宰、竹天聖人等大批聖皇級強者的全力幫助下,還有過百尊戰爭堡壘鋪天蓋地攻擊。

僅僅十餘息!

楚源族的這三位聖人,內宇宙本源就消耗大半了。

單對單,聖人燃燒內宇宙本源,可堅持許久,因為受到的攻擊威能不算強。

可現在,他們三位聖人,恍若遭到十位聖皇、近百位聖人攻擊。

消耗何等驚人。

如何扛得住?

“給我,鎮!”雲洪全力操作起宇宙之舟,三道可怕光束籠罩三位混元聖人。

來自四麵八方的攻擊,也將這三大聖人轟擊向宇宙之舟,令他們無法掙紮。

他們距宇宙之舟越來越近。

“哈哈哈,墨鱗,傳說這雲洪的‘鎮天界’,似乎是至尊神兵雛形,一旦進入,怕是生不如死。”一位楚源族臉色露出一絲莫名笑容。

“冇想到,這麼快,就要迎來生命終結。”另一位楚源族聖人亦是搖頭。

“死,也彆讓他們好過!”

當本源燃燒大半,還未到儘頭,而南帝依舊未出手時,楚源族三大聖人就明白,他們逃不掉。

註定隕落。

“諸位道友、兄弟!我們三位見不到我楚源族永恒的一幕了,望你們,活下去。”

“滅掉無涯域!”

“為了族群!為了永恒!”三大聖人平靜眼眸中忽然閃過決絕之色。

下一刻。

三股恐怖的聖道波動轟然爆發,席捲向四麵八方虛空,令龐大的宇宙之舟都向後退去。

“不!墨鱗!”嘉龍聖人臉色有一絲痛苦。

他們能共同一批前來,感應自然是不錯的。

“又隕落了三位?”藍焱聖人心中一顫,恍惚間,他想起隕落的無劫、刑河。

昔日的好友、同族道友,一個個隕落。

何時,纔是儘頭?

茫茫虛空,伴隨三大聖人祭滅己道,一股宏大的‘聖道悲鳴’籠罩了這方時空。

聖人隕落,天地同悲!

這是源自‘至高規則’的惋惜,因此,無論是何處,是何人,凡聖人隕落,皆有此景。

楚源族兩大聖皇還能保持平靜。

可那大批聖人以及殘餘的四十餘尊戰爭堡壘,卻都為之心顫,愈發絕望。

差距太大。

他們不懼傷亡,但雙方大軍搏殺到現在,無涯域大軍幾乎是毫髮無傷,冇有一尊站在堡壘祭滅,更冇有一位聖人隕落。

使得他們看不到絲毫希望。

“逃吧!”

“這樣的掙紮,毫無意義,我們的實力越來越弱,撐不住的,隻會被各個擊破。”

“傷亡殆儘,卻無法取得絲毫戰果。”楚源族無數強者,都在給各自首領的聖人傳訊。

那些聖人,也在給幾位聖皇尤其是南帝傳訊,他們同樣充滿絕望!

冇有太多迴應。

隻有兩個字——堅守!

選擇突破,隻會全軍覆滅!

“殺!”

“哈哈,殺光楚源族!”感應到天地悲鳴,無涯域大軍則愈發振奮,殺意沖天。

繼續瘋狂圍攻。

伴隨十尊戰爭堡壘祭滅、三位聖人隕落,雙方實力差距更大,楚源族損傷來的更快。

僅僅三息後。

楚源族一方,竟再度有六尊戰爭堡壘被迫燃燒本源。

又僅一息,便又有楚源族一位聖人,被三殺聖人、亂刑聖人、雲空聖人等聯手絞殺!

大潰敗。

整個楚源族大軍,被無涯域大軍被徹底分割淹冇,連嘉龍聖人、藍焱聖人都難抵擋那鋪天蓋地的轟擊,被分割開。

一尊尊戰爭堡壘祭滅!

一位位聖人隕落。

可以說,若冇有額外力量幫助,這一支楚源族大軍,包括兩位聖皇在內,距全軍覆冇已經不遠!

“勝了!”

“要贏了。”

“楚源族大軍已經被徹底分割,任何一尊戰爭堡壘、聖人都要麵對十倍以上的強者圍攻。”

“全部都殺光。”無涯域一方無數強者都為之激動、沸騰

連竹天聖人、隕光主宰、宇河聖人、三殺聖人等終極存在,一時間都心緒難平。

之前的數百萬年,冥冥中的命運指引,帶給他們的壓迫太大,越是強大者對命運感應越是清晰。

這些聖人,簡直度日如年。

今日,這一場空前大勝,一掃他們心中陰霾。

唯有雲洪、混沌古神帝君、青屠聖人、凰祖他們四位聖皇級強者,一邊繼續絞殺楚源族大軍。

另一邊。

卻已隱隱分散在戰場四方,警惕戰場各個角落,尤其是警惕不遠處那一尊龐大的至尊傀儡。

他們冇有忘記。

在最初交鋒時,虛空中鋒芒乍現的一柄黑色神劍,擋住了混沌古神帝君的全力一刀。

一位聖皇巔峰強者!

即使楚源族聖人如雲,這樣的存在,也絕對是整個族群排名前五的絕世存在了。

但是,這一戰到目前為止,在楚源族即將全軍覆冇之際,這位超級強者依舊冇有再現身。

況且!

按冥冥命運指引,眼前這一支楚源族大軍,是有希望葬滅整個無涯域的。

而楚源族展露出的實力,遠遠不夠。

即使楚源族冇遭到突襲,人員完好,組成了近兩百尊戰爭堡壘,和無涯域大軍正麵交鋒,結局也不會逆轉。

最多,對無涯域大軍造成更多傷亡。

那麼,冥冥中的致命威脅,在何等?

“肯定是這至尊傀儡?”

“這至尊傀儡何等雄渾?放在這裡簡直無法撼動,楚源族是怎麼移過來的?”

“隻是,若楚源族能夠催發它,何必一直等著?如今楚源族都傷亡近半了。”雲洪暗道。

無論是他,還是混沌古神帝君等,都無比警惕。

尤其是雲洪和凰祖,論速度,他們兩個是冠絕整個戰場的,一旦出現意外情況,他們兩個才能最快救援。

忽然。

“嗡~”一股宏大浩瀚的波動,忽然爆發,席捲了整個戰場虛空。

一時間。

那鋪天蓋地、交織成法的的一縷縷聖道威壓,竟同時被這一股宏大波動壓製。

整個戰場,無涯域一方無數強者都是為之一寂。

“無涯域生靈,當滅!”一道冷漠聲音,浩瀚恢弘,響徹了煌煌虛空天地!-